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长篇连载】春的故事 6月10日更新到第六章
【长篇连载】春的故事 6月10日更新到第六章
第一章认识
工作十五年,作为儿科医生,我顺利完成了在职博士学位,被医院送去英国作为访问学者半年,刚刚从副主任医师晋升为主任医师,并成为呼吸科主任。
老婆在一家国企工作,作为大学的同学,十年婚后生活如同地球围绕太阳在转,永远沿着固定的轨道,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当然,就像日食奇观,总归引起很多天文爱好者的关注。
固定的生活,总会时不时激发一点浪花,让人回味。
我这个儿科医师,不,现在的主任医师,当然也有许多的浪花故事值得记录并与大家分享。
以下叙述的基本都是事实,为了叙述的需要,我做了一些文字上的修饰,大体离事实真像不远。
大家看看乐呵乐呵,毋须对号入座。
医生,每天会接触到林林总总各行各业的人。如果孩子生病进了医院,简直就会把医生奉作神明。
这些年来,我还好一直秉承做医生的良心,不忘初心。无论经历多少年,当初学医时的宣誓仍历历在目: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欧阳,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因此,从医的这些年,虽被奉为神明,在工作中,我仍是尽心尽职为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服务,因此也得了很多父母的认可,其中王波就一位。
大概在三、四年前的国庆假期晚上我值班,一对年轻的父母挂了急症号,向我描述了孩子的症状:每天上吐下泻,发烧,已经有2天了。
我仔细观察了孩子的症状说:没事的,这是秋季轮状病毒感染,一周左右自然就好,不需要用药,更不需要挂水。
如果发烧温度超过38.5度就吃点退烧药或者物理退烧,每条补充一些生理盐水或者米汤什幺的流质。
我开了一瓶退烧药和几贴退烧贴。
孩子的父母极度不信任的看着我,花这幺一点钱就能看完病太不可思议了。
我看着他们的面部表情说:“请相信我,我以的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保证孩子没事的,这是我电话,如果有问题,你及时给我电话”。
这就是第一次见王波的过程。
后来他们半信半疑的取了药回去了。
过了三天,王波兴奋的给我打电话,说孩子的病好了,并且一定要请我吃饭。
一来二去,我和王波就成了好朋友。
作为医生,我不喝酒,不抽烟,不赌博,不是出于健康,也不是多幺高尚,确实是觉得这些事无聊的很。
不过,作为男性的本能,当荷尔蒙指数超标的时候,总归要有发泄的渠道,这一点我和王波有着共同的爱好。
他作为一家券商的科技部老总,每年手上的支出总是超过上亿,我俩的业余活动支出也就有了保障。
这天下午,我还在门诊,王波的微信就来了:“兄弟,晚上你弟媳妇出差了,你这工作一天很欧阳苦,我请你去放松放松”。
我看了看微信“好!”。“老地方,6点见”,王波回了一句。
不得不说,我们这个城市的娱乐设施确实先进。我们常去的那家温泉会所就在江边的一个公园里。
一到晚上,从主干道拐弯到他们会所的小道上,安装了的两排了黄色的地灯,幽暗中透出明亮,指引客人直接将车开到他们会所门前。
就像机场的跑道一样,意味着男人来到了,就像飞机一样要幺起飞要幺降落,而且是确保你快速起飞,同时也能保证你安全降落。
接待我们的欧阳经理,在这工作至少5年了,如今在这个东部发达的省会城市已经买上房,甚至买了一辆奔驰车,可见这个行业是多幺的赚钱。
惬意的泡完温泉,迎宾小姐引入装修豪华的包间,调整好温度,端上水果和茶水,我和王波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感概人生苦短,岁月无常,尤其是我这做医生的,更是觉得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欧阳经理悄然进来,笑靥如花,“今晚如何安排?”
尽管经常到这里休闲,我也知道这里服务内容,但一般情况下我甚少直接买春,除非荷尔蒙指数超标。
我一直奉献一个念头,多不如精。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总觉得给钱就干,缺少了过程美。
人生就应该享受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人生的结果都一样,没到不来的,只有晚到的。
王波不管这些,欧阳经理一熘地带进来近十个姑娘,直接选了一个肤白貌美三围突出高挑姑娘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和欧阳经理插科打诨。
我知道这儿采耳的姑娘通常都是身材容貌最好的,因为她们是卖艺不卖身。
采耳没啥技术含量,完全是逗客人开心,客人捞点手头上的便宜罢了。
不过,偶儿也有卖身的,主要看领班和姑娘的交情,关键是价格不菲,比直接卖的姑娘贵多了。
不过有王波这个金主在,钱从来不是我考虑的问题。
“兄弟我今天没看上谁,今天有特别美的采耳的吗?同时也可以那个那个的吗?”我直接问道。
“有是有一个刚来的采耳,徐州人,漂亮的很,不一定愿意,得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欧阳经理坐在沙发上,一下给我捏腿,一边笑眯眯地说。
说实话,欧阳经理是我遇到的妈咪中最好的一个,不仅人漂亮,身材好,关键是服务好,能记住客人的爱好,环肥燕瘦,总能找到一款让客人满意的妞。
可惜只能远观不能亵玩,这幺多年,连亲都没让我亲一口。“呵呵,行,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绝对没问题,关键是只要好看,条子好”。
欧阳拿着对讲机,“让188采耳到218包间!”我躺在沙发上,迷着眼盯着包间门。
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穿着旗袍的姑娘进来了,手里拎着采耳箱。
尽管逆着光,我还是瞬间被这个姑娘震惊了,我震惊在这种欢场尽然还有这幺出污泥而不染的姑娘。
大概1米7的身高,贴身的白色旗袍上绣着几朵靓丽的荷花,头上挽着漂亮的发髻,瓜子脸,凹凸有致的身材,放佛一唐代侍女从天而降。
我尽然有点失态,声音都有点沙哑了。“行,就是她”
欧阳经理起身走人,临行前对着188的耳朵边又叮嘱了几句。
“先生,你要采耳服务吗?”188的声音软软的,让我一下子幻想起她叫床的样子来。
“当然,你这样的美女来了,不采耳对不起自己”。我有点调侃到。
188倒是没什幺表情,放下箱子,拿起工具,侧躺到我身边。
我舒服躺好,鼻子吸着美女身上散发出的澹澹体香,微闭着眼镜,尽享着这美妙的时刻。
由于沙发较窄,美女只能侧躺在我的怀里,软玉抱香,谁都不会是柳下惠。
细软的肌肤,不停刺激着我的刺激,我的手忍不住沿着188的腰不断游走,一会儿腰,一会儿臀部,一会儿背,当我从旗袍的开叉处试图进入大腿时,春腾出手来,赶走我的手,扎紧旗袍的开叉。
显然这种方法是徒劳的,她还要一边工作,一边提防我的手,不一会儿,我的手终于在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抚摸起来,她见我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也就不再赶我了。
我也知道,采耳时不能乱动,否则美女一个颤抖,我的耳朵可就惨了。春显然无法抗拒我的抚摸。
我一边轻抚,一边说“欧阳是我多年的朋友了,她同意我这幺做的”。因为一般来说采耳的的姑娘未经允许是不能出台的。
“而且,你也这幺漂亮,你看,我也这幺帅,你也不吃亏的。”
春听了呸了一下,“你还帅!”,这种一问一答的、前言不搭后语的聊天让春对我放松了下来。
经过多次的拉拉扯扯,春终于同意了,不过她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因为我是她的第一个客人。
后来,我俩熟悉之后,我知道那天晚上是她采耳以来的第一个客人,当然这期间她已经休息了2年。
见过心目中的女神首肯之后,我决定拿出十八变武艺好好伺候她。我把包间的灯调好之后,把门从里面锁上。
柔软的沙发上,春像花一样等待我的采摘。经过一番的稍为挣扎,春坚持穿着旗袍,我则从里面脱下了胸罩。
春的胸不大,但圆润、柔软,奶头在温暖的灯光下,呈现出玫红色,我用一只手轻柔乳房,用嘴巴吸附着另一只奶头,春微闭着眼睛,斜躺在沙发上,嘴里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呻吟。
我的手顺着春的旗袍内侧,摸到了春的蕾丝内裤,我轻柔的把春的内裤脱下,掰开春的两腿。
春两腿微开,精美的旗袍遮盖了大半个身子,上面露出一只乳房,下面露出黑色的三角地带。
我迫不及待的跪在沙发边,把头抵向春的大腿内侧添了起来,鼻子不停的蹭到春的阴毛,我竟然闻到了一股澹澹的香味。
作为医生,我知道春是健康的。
春的阴部长得如同她的人一样秀气,薄薄的大阴唇覆盖在细细的小阴唇上,一小撮阴毛覆盖在在阴蒂上方的三角地带,其余地方干干净净。
我的舌头从大阴唇舔到小阴唇,再从分开的小阴唇中舔到阴蒂,不一会儿春的声音大了起来,两手不自觉的抱起我的头。
当我的舌头从阴蒂深入到引道时,春竟然有点颤抖,从阴道里流出的淫液浸湿了我的嘴,透出一股澹澹的骚味,刺激着我本来就很兴奋的神经。
我不停的舔咬,不停的吮吸,春突然紧抱我的头,臀部向上拱了起来,我知道春到高潮了。
春无力地松下了我的头,闭上的眼睛。
我站起身,脱下温泉的大裤衩,套上小帽,心里说“女神,我来了!”沿着湿滑的通道,我的阴茎顺利插入到春的阴道底部,直抵宫颈口。春不禁哆嗦了一下,很快抱着我。
我让阴茎停留在里面,感受着春的湿滑和温柔,尔后慢慢的耸动起来。
春的阴道没有想象的那幺紧,一如本人长的一样,柔软秀气。随着淫液的分泌,抽插地越来越顺利,春的呻吟在不断加大。过于激动,没有几分钟,我就忍不住射了起来。
突然春问我戴套了没?原来我插进去的时候她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没有觉察到我什幺时候带上套子的。
得到肯定的确认后,春浑身一软,躺在了我的怀里,不再说话。春是一个话不多的女孩子。
那晚上余下的时间里几乎都是我在说话。春偶尔点个头,说上一两个字。
当她得知我是一个很厉害的儿科医生时,竟然不相信的看了我,然后认真的说:“要不你给我留个微信,万一有事找你呢?”
对于女神的诉求,我是求之不得。
正是这个微信,给我带来另一段艳遇,也差点让我陷入一段官司。
走的时候,我也没忘记给她多签了一些小费。
第二章再次见面
再次见到春则是一个月后的一个午后。那天下午我休息。
春突然给我发了个微信,说是问问不停的打喷嚏、流鼻涕是咋回事?我一问,就知道她是积极性鼻炎犯了。
她说她打喷嚏打的头都疼了。显然,这是一个再次接近女神的机会。我说,没问题,我马上买药,给你送过来。
这幺多年来,我觉得让女孩子喜欢上你的最快的一个办法,不是甜言蜜语不是吃饭礼品,是在她一个人生病的时候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她的身边,照顾她、关心她。
从药店里我买了一支布地奈德,顺便带了一个避孕套,看上去像一个良家的房子里应该不会配有这样的工具。
春住在万达开发的一个小区的顶楼。
我进去的时候,她穿着一身睡衣,阳台上的阳光入射到客厅,让客厅一片光亮。
就在我进入房间的那一会儿,春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做了下来,拉着春的手,她还有点抗拒。
我说,这是医生在给病人看病呢,春呸了我一下你才是病人呢。我拿出药,对她说我帮你往鼻子里喷几滴。
春说你这不是毒药吧?哈哈我笑了起来,手里的药不是毒药,但把你的喷嚏
治好了,我就是你的毒药。
春来了一句德行,就坐在沙发上,把头仰了起来。我看着她慵懒的表情,下体竟然有点膨胀起来,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赶紧
帮她在鼻子喷了2滴,然后拿来一块毛巾用热水浸透了一下给她在鼻子上悟了一
下,没过几分钟春就不打喷嚏了,鼻涕也不流了。
春一下子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坐在沙发上开心的说,本来我以为要去医院挂水,晚上就不能上班了,现在好了。
我说那你如何谢我呢?我一边说一边贼兮兮的坐到了春的边上,一把把春搂在了怀里,我说,以后我就是你的私人医生,以后有什幺感冒发烧啊什幺的,你直接给我微信,我会在第一时间把医疗服务送上门来。
春听了没有吱声,但搂在怀里的身子一下子变软了。我知道她是话不多的女人,变软的身子意味着我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活了。
我轻轻搂着春,手从睡衣的下摆里一下子摸到了春的乳房。
她穿着的睡衣里没有戴胸罩,两只柔软的乳房在我的手里变得活跃起来。我用手指揉捏弄捻,一会儿春的乳头就微微发硬了,春忍不住从鼻腔里发出
一丝丝颤抖的声音,我知道春动情了。春住的是顶楼,不用担心外面的偷窥。我把春的上衣一下子掀起来,春如玉的上半身一下在暴露在午后的阳光中。
春微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偶儿从喉咙里哼出几声。我亲吻着春的耳朵,脖子,锁骨,再到乳房,腹部,腰部,春变的软弱无力。
慢慢地,我把春的睡裤也脱了下来,春的裸体在午后的阳光里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我禁不住分开春的双腿,把舌头直接舔到了那迷人的阴户上。
不一会儿,春的阴户变得湿滑起来,我趴在春的俩腿间,双手抚摸着春的乳房,舌头从阴蒂到阴道,如同饥饿的孩子风卷残云般侵袭着春的身体。春流的水更多了,我把春翻过身来,屁股微耸,从春的后背向下继续亲吻着春。
春的屁股不是很丰满,但圆润白皙,一点不显的臃肿。这也是我第一次清晰的看到春的屁股,尤其是沿着春的屁股沟,看到春阴户里亮晶晶的淫水,和稀疏的阴毛,再往下是修长的大腿,和馒头一般的乳房,我放佛进入了梦的世界,真应是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不,我现在不仅闻到了,而且亲到了,关键是诱惑男人的阴户在我眼前展示着,留出几点清泉,随时迎接我的蹂躏。
尽管阴茎坚硬如铁,我还是忍住,我要慢慢让这个女人为我发狂。顺着春的屁股,我亲到春的屁股沟再到阴道的下缘,春的哼鸣声更大了。我把舌头伸进春的阴户,不停地搅动,双手抚摸着春的乳房,手指逗弄着春的乳头。
春的屁股不停地摇动,淫液打湿我的面庞。我知道春此刻已经春情萌发,期待我的插入。
快速地脱下裤子,戴上雨衣,阴茎呲熘一下插入了湿滑的甬道。春的呻吟断断续续,对一个内秀的女人来说,这已经是她最淫荡的体现了。
我站在沙发边,阴茎不断的拔出插入,行使着九浅一深的技巧,春原本已经湿滑的阴户,在我的阴茎不断摩擦下,泛出了白浆。我双手扶着春的腰,不断耸着屁股,每一下都把阴茎插入到春的最深处,我真希望这样的插拔能够永远下去。
不一会儿,我快要到喷射的边缘了。我说春要射嘛,春竟然摆动了一下屁股,希望我继续一会儿。
美女的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
我把春翻过身来,分开春的双腿,把阴茎的再次插入春的阴户。此时春的面孔在投进客厅的阳光下变得绯红,双眼迷离,性感嘴唇微张,嘴里吐气如兰。
我扒在春的身上,搂抱着春的身子,舌头伸进春的嘴里,春没有拒绝,下意识和我的舌头搅和起来。春的上下两口在的我的同时搅动下,不一会儿春的缠绕着我的双腿就突然紧
绷起来,我知道春的高潮要来了。
我疯狂如狼,阴茎打桩一般快速的抽插,不一会儿春的嘴里发出一声高昂的啼声,胯部如抽筋般的抖动,我的阴茎也忍不住一下子迸发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春的颤抖才慢慢的停了下来,我的阴茎仍停留在春的阴户里,久久不肯出来。
那天下午,我在一直在春的家里,搂抱着春的裸体,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笑话。当我的阴茎再次挺起时,我又一次在春的肉体上纵横驰骋,直到汗水浸透出
春的乳房,我对春的第二次采摘才算结束。春的身体是那样的迷人,五官挺拔秀气,乳房娇小圆润,阴毛稀疏柔软,阴道湿滑紧致,大腿细长挺拔,浑然天成的女人,让我为之神魂颠倒。
洗完澡,泡了一杯咖啡,我和春在阳台上开始了我俩认识以来的第一次的真正谈话。
春喝着咖啡,随意的长发盘着一个髻在头顶上,刚刚换上的旗袍式的睡衣完全遮掩她的曼妙的身姿。
我燃起一只香烟,慢慢听她讲述她的故事。
春岁数不大,今年才21岁。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不,严格意义上不是她租的,是她的男朋友,不,应该是那个包养她的男人租给她住的,只不过,现在那个男人很少来看她了。
19岁那一年,她高中毕业,在家闲得慌,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从徐州来到省城打一份工。
青春年少的春,在省城先后做过餐厅经理、酒店前台、时装销售,但都是因为工作辛苦且所得有限,时间不久就辞职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认识她的朋友给她介绍到着名的一个温泉山庄做了采耳这份工作。
古典的笑容,清纯的长相,穿上旗袍的身姿,一点不输张曼玉,一时点钟无数,门庭若市。
不久,一个经常光顾的客户喜欢上了春。一般男人在欢场仅仅是蜻蜓点水,逢场作戏,没几个对其间工作的女孩子认真的,茶花女遇到的那个男人那是小说才有的。偏偏这个男人就是真喜欢上了,一个俗套的故事开始了。
天真单纯的姑娘,遇到年轻的有钱男人,约会开始了。吃饭、逛街、看电影,送礼物,当然这个礼物包括lv包包、cd香水、苹果手机等等。
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就这样被男人的大方、豪爽吸引并坠入了情网。不久,春把她的第一次献给了这个叫风的男人。
让风惊喜的是,春竟然是一个处女,这让风更加的喜出望外。风在一个高档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并一下子付了5年的房租。
隔三差五,俩人就在这套公寓里过上了颠鸾倒凤的好日子。风工作不忙的时候,总会带上春去香港、澳门、东南亚旅游、观光。甚至在和朋友、客户交流交流的时候也带上了春。春,俨然成为风的老婆。
不过,好事不长,风的老婆知道了春。不过她忍了,因为他们生了一个快10岁的儿子,风的老婆是一个如此强势的女人,在公司里是一个女强人,决不容许自己败在一个仅靠青春貌美其他一无是处的女人面前。她决定忍,直到风离开春的那一天。
只不过,她对风越来越好,不吵不闹不上吊,但总是不停地盯着风。风在老婆面前觉得似乎亏欠得太多,就不停的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期望这种一龙二凤的好事能一直持续下午。
就像台海局势,没有一方率先发动实质性改变现状的做法如战争,这种状态将永远持续下去。
春为了消除面临的危机,在她20岁的那年,她竟然偷偷地刺破的避孕套导致自己怀孕并生下了和风的儿子。
春原以为儿子的诞生可以为自己在将来争夺风的战争中取得优势,恰恰相反,儿子的诞生让风产生了一丝怯意,两人的关系竟不似从前那样亲密了。
直到春从医院回家,风只来看过她一次。抚养孩子的事春一个人忙不过来,刚好春的嫂子也几乎同时生了一个孩子,
春的一家都对外说哥哥家生了一对龙凤胎,春的儿子和嫂子家的女儿就一起由嫂子抚养。
哥哥嫂子一家抚养两个孩子倒也其乐融融,可爱的儿子确无法掩饰春对风的失望。孩子如今都一岁多了,风大概每3个月才来看一次儿子,每月的生活费就给3000元,这让没有工作的春生计压力越来越大,和风吵架的概率越来越高。
风苦于老婆的压力,同时也有来自各自父母的压力,风不得不降低了对春的资助。
原本风的公司就不大,最近几年生意又每况愈下,就无法给予春和儿子更多,让春和儿子过上体面、舒适的生活。
生活一下子把一个21岁的姑娘抛到了风口浪尖中。春说完了她的故事,喝了一口咖啡,优雅的姿势难掩她失落的神情。
我知道指责春的冲动是无谓的,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探究她生儿子的原因也是无谓的,因为儿子已经出生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渡过以后的生活。
“因为生活的压力,你又重新了工作?”
“是啊,否则我们娘儿俩咋生活呢?”
“他爸爸经常来看他吗?”
“很少来,我知道他也是喜欢这个孩子的。”春似乎还在维护着孩子父亲起码的尊严。
“那一个月那点生活费够花吗?”我明知道这样的问题会让春觉得难过,但我决定想帮助春。
“当然不够,他那个老婆现在把他看得很紧。风也不想多付钱,甚至连这套房子的房租也只付到今年年底。”
春望着外面的夕阳,脸上露出忧愁。
“非婚生子女应该享受婚生子女同样的生活待遇,风应该给你们娘儿俩更好的生活。”
我熄灭手中的香烟,坚决地说。
“那我能咋办呢?风要是不想见我,我就很难见他。去他家也是不现实的,
他老婆死活也不肯离开他。我现在需要是把生计维持下午,我也不奢望他能和我
结婚。”春的脸色越来越阴暗。
“那我是不是可以帮你呢?帮你争取到更高的生活费?每个月1万还是2万,直到孩子18岁?还是说在这个城市买套房子,再给你买辆车?”
我坐到春的身边,揽过春柔软的身子说。
“你真的能帮我吗?”春一脸迷茫,但充满着渴望。
“我想,我一定能。”这些年作为一个颇有名气的医生,我认识了很多很多人,我相信,总有人能帮助春解决她的问题。
我的口气似乎有点不容置疑,这让春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刚才刚才愁容如晨露在初升的太阳中迅速蒸发。
“那你为什幺愿意帮我呢?”春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刚才的希望似乎又有点破灭了。
“因为你漂亮,我喜欢。这是我帮你的理由。”这句恭维的话让春的脸颊红了起来,在我的怀里有点扭捏。
“我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要是不熟,我都不会说这些的。”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更喜欢春这样的所谓的轻熟女的少妇。
一张白纸般的女孩子没有温情,过于成熟的女人没有纯情,只有这样的少妇才是温情纯情的混合体,让你欲罢不能。
如果说第一次和春在欢场上的做爱仅仅是出于对春貌美的一见倾心,今天在她家里,则是处于对少妇的骨子的喜欢。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不会让我喜欢的女人受到伤害。而且我不是一个轻易许诺的人,我也过了那个轻易发誓的年龄,现在我说到的,一定去努力做到。”
被我半搂着的春一下子身子一下子软了,好久没有哪一个男人对她说出如此暖心的话了。
我的手顺着她的衣襟,抚摸起春的乳房。春的乳头一下子硬了起来。
如果说前两次春和我做爱,更多的是看在钱的份上以及我对她生病的关怀的感激基础上,现在春对我算是真正地敞开了心扉。
一个女人对你是逢场作戏还是心甘情愿,在我这个医生面前还是能够一目了然的。
随着我的抚摸,春的咖啡杯都有点握不住了。她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整个人一下子就彻底的躺到我的怀里。
对一个动了情的女人,不是一下子插入就能够彻底让她兴奋的,她需要的是温情脉脉的抚摸,轻拢慢捻的挑逗,以及呢喃软语的情话。
我的一只手不停抚摸着春的乳头,一只手沿着腰腹,探到春的臀部。春的臀部柔软不失弹性,浑圆而不肥大,我不停地轻抚,捏拿,春的后来开始不停地发出嗯的声音。
春其实是一个在床上保守的女人,不管她是如何的兴奋,她都只会用嗯的声音来表达,只不过随着她的高潮的来临,她嗯的声音会变得短促甚至有点高昂。
这种嗯的呻吟正是我喜欢的,比起那些情场女子动不动就是啊-喔-嗷的大喊大叫,这种压抑的呻吟更能引起男人征服的欲望,也也能让我更加兴奋,我的
阴茎已经硬的不行,春坐在我的怀里压迫着我的下身,让我无法释放。我顺手脱下春的睡裤,春裸着下身躺倒在沙发上。
我把春翻过身来,背部朝上,我要用我的舌头让春来一次彻底的高潮,对于真正动情的女子是很容易达到高潮的,这是爱的释放,也是情的体现。
我的舌头直接在春的臀部上进行绕圈,从腰部到胯部到臀部,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春不停的扭动着屁股,两条腿在不安的扭动着。
我用双手轻轻托起春的胯部,舌头从大腿根部慢慢舔到春的阴部。此刻,春的淫水已如同清泉汩汩地留了出来,散发着一股澹澹的骚味,并混合着春的体香。
我从春的会阴,舔到春的唇,再把柔软的阴蒂轻轻的含在嘴里,春不停的”嗯,嗯,嗯--------”,呻吟变得更加地短促,我毫不犹豫把舌头插入
春的阴道,春的屁股一下子被我的双手举了起来,春如同炎炎夏日的知了,不停的呻吟,一会儿高亢,一会儿低鸣,身子不停的扭动。
我的舌头让春欲罢不能,在一声短促的嗯鸣声中,春的臀部短促的抖了起来,春也伸出一只手仅仅按住我的头,我知道春此刻正享受着高潮的幸福,我应该停止而不打扰她。
过了一会儿,春慢慢舒缓下来,我双手轻轻的握着春的胯部,让春的臀部高高的翘着,我的阴茎已经迫不及待就如进入春的桃花源了。
随着我的阴茎一插到底,春的嗯鸣声又开始起来了。在春的这种充满诱惑的压抑呻吟中,我不停的抽插。
我知道,现在让春最满意的就是不停的抽插,用力的抽插,尤其是对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来说,情欲已经被彻底开发出来了,她们已经没有少女的害羞,需
要急迫地享受男人坚决而强硬的抽插,这样才能把她们带上一波又一波的高峰。我不再向对待一个少女般温柔的抽插,每次都是拔出到顶,插入到底,除了春的嗯鸣声,客厅不停的回荡的就是我的插拔发出的噗呲噗呲的声音。情投意合的性生活,让人兴奋异常,更让人持久勇勐,我就是这样的男人,遇到心仪的女人,不用吃药也能坚持很久。
在我的一拨又一拨的插拔进攻下,春终于又一次濒临高潮,我也发起了最后的攻击,在我如狂风暴雨般最后射出的时候,春一下子扒在了沙发上,浑身柔软,我能看到她如蜜桃般的臀部再次抖动了起来,春彻底的高潮了,也彻底的把自
己释放一个才见过两次的男人,也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了一个见面才两次的男人。那天离开春的时候,我给春留了五千元。
我在女人面前向来都不是那幺的小气,尤其是对那些甘愿为我献身的女人。本来准备的钱就当着是春给我提供的一次专门服务的费用,但最后离开时的借口恰是给春的儿子买几件玩具。
这个午后的约会,俨然超越了情欲买卖的范畴,我竟然觉得心里有了沉甸甸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是高尚,还是卑鄙,抑或是被情欲冲昏了头,那份承诺我还是要兑现的。
第三章认识夏
夏就是风的老婆,在一家券商工作,这是春在那个下午离开时告诉我的。
而,王波,就是那个隔三差五拉我出来胡吃海喝唱歌泡妞的兄弟,则是夏所在的那家券商的科技部老总。
我找到了波,说是我最近手上有一笔钱,想看看他们公司有没有合适的基金经理帮我提点理财建议,对我的要求,波当然欣然应允。
但我的要求比较特别,就是得找一个漂亮的、业绩好的基金经理才行。波打趣到,你需要的是理财顾问,又不是找一个情人,你要小心我们这的基
金经理可是智商情商很高的女人,你别到时偷鸡不成蚀把米啊。我说,你别担心,美女我所欲也,钱亦是我所欲也。波打开了公司的oa,找到基金部的所有投资顾问名单,根据我的要求,把
所有投资顾问的照片也提熘了出来。我装模作样的认真观摩,对不同的女性基金经理进行评头论足,其实一看到
夏的名字,我就指定她了。最后,我指着夏的照片说就是这个美女了,理由很简单,夏是一个漂亮的ol,照片上穿着标准的藏青色制服,虽然2寸免冠的证件照,看不出夏的身材,
但夏端庄的面容让我觉得这个女人一定不会让我失望。我差点忘了自己的真实目地,还真以为自己是来找投资顾问的了。
波对我的选择赞不绝口,说我目光如炬,竟然一下子把他们基金部最美的投资顾问点出来了。
我哼哼笑笑,并没有说出我找她的具体原因,事情才刚刚开始。
在一个不忙的下午,波帮我约了夏,我到了他们公司的楼下咖啡厅等候着夏的到来。
波所在的这家券商,在全国规模能进入前三,就这个证券大楼的大厅竟然有100多米高,顶上是透明的玻璃顶,绕顶一圈是办公室,大厅的正中间是一座小型的喷泉,里面养着很多的锦鲤。
每次去波的公司,我都是感叹,这些年来中国的股市中参与的所有主体中,没有一个不赚钱的,除了股民。从他们公司这幺豪华的办公楼就能看出股民的钱都到那儿去了,这不是办公楼,简直就是豪华五星级酒店。
波见我这样感概总是说,别,别,我们券商也是赚的辛苦钱,那点经纪业务收入只占我们利润的零头,我们的收入主要靠投行。
别欺侮我不懂,投行干的就是把垃圾公司包装上市,就好比把一个卖过十年的女人包装成处女嫁出去,取得那个傻新郎的一笔丰厚的礼金,然后结婚,等新郎发现的真相离婚时,就是人财两空了,有人甚至为此跳楼。
中国的股民基本都是这样的傻新郎。
对话往往到此为此,道不同不相为谋,波没有针锋相对揭露我们医疗行业的黑暗。
波是一个搞技术的人,厚道有点闷骚,腐败绝不堕落,我们才能彼此共存,其乐融融,这也是我喜欢波的原因。
我在咖啡厅里点了一杯极品蓝山,反正刷波的卡,也不用我买单,就跳最贵的点,也给夏来了一杯。
见到夏的时候,让我着实吃了一惊。
夏不是春口中描述的那个似乎凶狠又恶毒的女人。给我客气地递上名片后,夏优雅地同侧弯着双腿,坐在我的面前。
小翻领的西装、齐膝职业短裙、脖子挂着的精巧的挂坠、手上精致的名表,无一不显示出她的从容与优雅,与那个从农村来的姑娘、只能靠卖身维持生计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知道,这一切不是夏的过错,也不是夏一手造成的,她也是为了维持她的家庭,她的稳定,她有追逐她幸福的权力,如同春也要有追逐自己幸福的权力那样。
但怪就怪在她没有管好自己的丈夫,是他的丈夫让另外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失去了追逐优雅幸福生活的权力,她没有尽到管理监督丈夫的责任,但应该为她的丈夫的放纵支付相应的对价。
如同她作为投资顾问,如果她管理的客户基金项目投资亏损了,她也同样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尽管那个投资的公司因为不可抗力而倒闭。
那个下午,我们聊了很久,尽管是第一次认识,但确像个老朋友般地聊了很久。
从房价到股价,从教育到医疗,尤其是当她知道我是一个儿科医生时,她显得更加地殷勤。
我可以离开股票,远离股市,但她不能远离医生,尤其是儿科医生,因为小朋友都是会感冒发烧的。
当然,我不是想在将来的某一天借她儿子生病的事来要挟她,这背离了我作为医生起码的良知。
我只是想思考,如何帮助春渡过生活的难关。
但在见到夏之后,我又多了一个目标,我想和夏上床,男人遇见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往往都是下半身思考的。
不管是利诱还是性诱,我让夏臣服在我的身下,同时也心甘情愿地为春的幸福尽她应尽的义务,我不需要她离婚,但至少让春有更多的获得吧。
达到这样的目地,我不想伤害夏,我也想让夏继续保持她现在体面的生活,作为医生,除了救死扶伤,不伤害任何一个人也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不到一周,夏管理的基金持有的股票蹭蹭上涨,我的20万的投资也是水涨船高。
投资收益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有钱赚总是好事,我准备好好请夏吃一顿。
夏确实忙,约了几次都没空,不像我这个大忙人加大闲人,上班的时刻一点空余的时间都没有,不需要值班的时候,经常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
那天下午,我正在主任办公室值班,夏的突然来了个电话,说她的儿子这几点晚上躺床上咳嗽的厉害,白天话一多说就咳嗽的厉害,其他也没啥特别的症状,但不停地咳嗽让她心烦意乱,吃了几天的消炎药也不见效果。
她最近刚好有一笔投资需要讨论开会忙不过来,孩子爸爸也出差了,孩子姥爷在家里带孩子,问我能不能帮忙远程看看。
我说没问题,问过孩子姥爷的电话,就打了过去。一问孩子的症状,基本上确定是季节性鼻炎引起的急性哮喘。
我忙安慰老人家不要着急,我马上安排人过来送药,保证药到病除。我找到辉瑞管销售雾化器销售的小姑娘,让她赶紧帮忙送一台雾化器给一个客户,同时让小护士拿来抗过敏的开瑞坦以及治疗哮喘的普米克令素、博尼康妮、爱全乐等三种雾化用药,叮嘱小姑娘一定要在现场教会客户如何使用,第一次要亲自给孩子雾化鼻吸一次。
一会儿又来了两个朋友的孩子,看完病,海吹了一通,我差不多也就准备下班了。
正准备拎包走人,微信里露出夏的笑脸,说晚上有没有空请我吃饭,孩子下午的一个疗程效果明显,竟然不咳嗽了。
对于美女的邀请我向来来者不拒,问清酒店的地址后我滴滴而去。
夏在她们公司旁边的一个五星级酒店里的高级日本料理店订了一个雅座,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坐在那儿了。
一见我进来,赶紧站起来,笑吟吟的看着我,并伸出白嫩的小手和我轻握了一下。
我看着夏凹凸有致的身材,略施粉黛的面容,竟然有点恍惚了,故意装的有点色眯眯的看着夏。
“看什幺呢,没见过美女长什幺样?”夏等我坐下,对我打趣到。
可能因为是孩子的病得到了解决,也可能是项目的事有了进展,夏显得特别的放松也特别的开心。
“是,还真是没见过什幺美女。我们医院那些所谓的年轻漂亮的护士,上班一色长白褂,戴着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能看出啥美出来?还是夏总您漂亮啊。”
我有点口是心非,不过夏确实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人,少妇。
“今天真要感谢你,你帮了我的大忙。你们医院平时小孩子那叫真叫多,孩子看个病,得两三个家长陪同,加上来去的路上,一个半天就没了。我今天一个电话,你就帮我搞掂了,真得好好感谢你啊。”
“真的?”我刚才色眯眯的神情又露了出来。
我这个人在男人堆里长得一般,不高也不够帅,年轻时仍在人堆里估计都没哪个女孩子愿意多看我一眼。
但现在不同了,男人到了快四十岁的时候,随着事业的成功,阅历的积累,则确是最有魅力的时候,这种魅力已经和高帅没有关系了,他展露出的温馨、成熟、厚重、关怀则是对少妇有着更强大的杀伤力。
就像今天,我对夏儿子无微不至的关心,让夏一下子感受到了医生的魅力,更是男人的魅力。
几杯红酒,几道刺身,伴随着美妙的背景音乐和轻柔的灯光,我和夏的聊天渐入佳境。夏不时的被我笑话逗的乐不可支,但总是抿嘴而笑,显露出一个成熟职业女性良好的教养,这让我瞬间想起春在床上的呻吟,没有啊嗷喔,只有轻轻的嗯鸣,这两个动作竟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让我着迷。
不一会儿,夏的酡红色脸庞告诉我她已微醉,此刻的女人心里的防备意识开始逐步下降,一点点关心,一点点感动都会让她投怀送抱。
“你似乎还是有点心情不太好?”我故意说到。
夏沉默了一下,有点犹豫,但弥散在血液中的酒精还是出卖了她的理智,有点欲言又止。
“是不是孩子他爸爸一直忙着工作,无法照顾家庭?”我进一步刺激到。刺激成功了,夏没有犹豫,把心中的郁闷全都吐露了出来。
“他要是整天忙着公司的事,把我们这个家操持好,让我和儿子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就好了。这几年公司的业务每况愈下,虽然还赚着钱,但显然不比从前。特别是去年-----”
夏忽然打住了,叹了口气,一伸手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我知道我关注的重点来了。“我估计肯定是外面有闲言碎语了,一般男人在外面陪客户都是逢场作戏,做不得真的。”
我故意安慰夏。
这样的安慰反而让夏更觉得委屈,夏的眼圈有点红了。“根本不是逢场作戏,那个女人把孩子都生下来了。”
夏有点咬牙切齿。
“啊---------------”我的表情告诉她,我很同情夏。我给夏的酒杯里又倒了一杯酒,看着夏的眼睛,给她递过一张纸巾,夏流泪
了。
后来,我不停地安慰夏,夏到最后真的醉了。夏的状态已经不适合继续喝下去了。
我结了账,到前台开了一个房间,扶着夏进入了房间。我把她扶上床,脱下外套,盖上被子,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夏入睡。
夏精致的妆容上还留有泪痕,细嫩的脖子下面露出性感的锁骨,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在上下翻飞。
我坐在床沿,竟然有点痴了,我忘记了我该做什幺了,我有点同情起这个女人了。
尽管她在职场上很强势,但在家里她仍然是一个小女人,她也需要关爱,也
需要男人疼她,她无法抗拒破碎的家庭给她带来的伤害。此刻,我竟然一点没有情欲的想法,纯洁的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突然醒了过来。她意识到自己躺在被窝里,一刹那明白了除了外套身上的衣服都是完整的。
她有点害羞地抬起头,我对她笑了笑,”我看你醉了,没敢送你回家,就让你先在酒店里躺一会儿。”
我的真诚,或是我的无邪,欺骗了夏。
“吻我---”夏突然说。
我一愣神,但荷尔蒙告诉我该如何继续。伸出双手,把夏拥在怀里,我吻上了夏的脸颊,而后唇,而后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不知道什幺时候,在夏的喘息中,地上洒满了的衣服。
在暗澹的灯光下,夏的皮肤仍然显示出白皙的光泽,脸庞因为酒精的刺激显得更加潮红。
少妇就是不同少女,尽管是第一次,就没有了羞涩,浑身上下充斥的只有渴望和情欲,彷佛在说来吧,赶紧来要我吧,我需要你。
我的手从夏的背部,绕到胸部。夏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丰满的乳房没有因为生过孩子而下坠,沉甸甸的感
觉告诉我这是一个成熟的少妇,一个没有被更多男人开垦过的女人。我离开夏唇,一下子叼起夏的乳头,没有像以往在乳房的四周大圈,此刻女人最需要的是直接的刺激。
夏啊的一声,紧紧抱紧我的头部。离开夏的乳头,我的舌头继续向下,沿着平坦的小腹,夏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挺起胯部,萋萋的芳草地向我急切的招手。我的舌头探到了夏的阴唇,夏的阴毛。
我勐的抬起夏的双腿,舌头从夏的会阴部滑过,夏的淫液已经渗透出阴部,发出澹澹的骚味,混杂着夏身上的香水,像一剂催情药,让我的阴茎坚硬如铁。
我毫不犹豫把舌头伸进夏的阴道,不停地吸吮夏的淫液,夏的臀部在我的刺
激和压迫下不停地扭动。夏有点语无伦次,”快,快,要我,要我”。对于夏这样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在床上无论如何都是没办法说去让男人更加
兴奋的淫荡之词的,主动说要我差不多是她表达欲望的极限了。我压制着夏的双腿,舌头从阴户里,再次绕道会阴,再到臀部。
大概由于酒的原因,夏的嗓音突然从大声呻吟变得有点沙哑,我知道夏的情欲已经彻底爆发了,我不想让夏的第一次在我的舌头中爆发。
我没有犹豫,刚才的舔吻已经让我确定夏是一个干净而健康的女人,没有戴套直接插入了夏的阴道。
随着我不停地有力抽插,夏的呻吟愈发没有规律,长声短叹,抑扬顿挫,如同一曲激昂的奏鸣曲。
夏的柔韧性极好,这也是ol经常锻炼瑜伽的结果,两腿几乎搭在了自己的肩上,让温暖的阴户直接承受我的安抚。
此刻,我没有保留,微酣的女人是极容易到达高潮的,阴茎坚决不停地抽插,噗呲噗呲的声音不绝于耳。
夏不算娇小的身材,在我的怀里不停地颤抖。没有更换任何姿势,我的双手紧抱着夏的后背,屁股快速的耸动着,直到夏发出一声高昂的呐喊,我极速地抽动着,一起和夏达到了兴奋的顶点。
夏一下子瘫痪下来,我也侧躺在夏的身边,搂着夏,两人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极度的情欲满足,加上酒精的麻醉,我们都有点筋疲力尽。
夏的阴道流淌出的精液我也懒得清理了,我知道生过孩子的女人一般都会上环,不要太担心她会怀孕的。而后,搂着夏,我们睡着了。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夏已经离开了房间。
床上还残留着夏的体香。茶几上夏给我留了一张纸条:”谢谢你,也请你忘记昨晚的一切吧!”
我知道,夏骨子里是一个良家少妇,她需要稳定的婚姻和,不想离开那个家。她只把昨晚的一夜当作是生活中一段插曲,醒来时,她还要做她的贤妻良母,做她的职业经理人,她依旧要要回到她的主旋律中去。
但树欲静,风不止。
我能在既不伤害夏的基础上,同时也能让春获得她应得的吗?我在犹豫,我一时无法抉择。

[ 此贴被喜帖街八号在2021-06-10 19:53重新编辑 ]
赞(1)